为了养活父母,我透支了信用卡

日期:2023-05-10 18:29:27 / 人气:215

本文来自微信微信官方账号:沈(ID: shenlanbao),口述:哈哈,编辑:Bella,原标题:《30岁不敢结婚,透支信用卡养父母》,标题来源:《一切都好》农村出生的独生女会面临怎样的养老问题?1993年,哈哈出生在广西桂林的一个农村。当时父亲44岁,母亲38岁。他家靠几英亩稻田维持生计。20岁之前,哈哈这个作为父母的“老姑娘”被人疼爱,家里经济拮据,却也知足常乐。但20岁以后,父母年纪大了,母亲被查出帕金森病和脑梗塞,生活渐渐不能自理。于是,进入社会不久,哈哈就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。这是近十年的反馈实践。20岁到30岁,哈哈勉强撑起了一个黄金时代的出身家庭。代价是我工作了近10年,没有存款,甚至要透支信用卡来维持和父母的日常生活;作为一个30岁的熟女,没谈过恋爱,不敢考虑结婚生子。当我们讨论“如何解决人力、情感、金钱的养老问题”时,很少有人将其代入农村独生子女的养老困境。哈哈的经历让我们一窥其中的难处。以下是哈哈的自述:未完成的成年,急躁的老年2013年,我20岁,大一。父亲64岁,母亲58岁。我没有意识到他们会比同龄的父母更早衰老,我也知道“老与病”息息相关,但我不敢深入思考,一切都来得很突然。2013年底,我妈因为头晕被送到县医院,说是高血压戒断引起的病。治疗后有所好转,医生建议不要太累。这次病后,妈妈没有再去上班。她以前在县城做家政,一个月1000多块钱。虽然不多,但能覆盖我每个月800左右的生活费。后来她做了兼职爸爸给我生活费。寒假回家,看着母亲一瘸一拐,行动不便,意识到可能不仅仅是家里没有收入。当时家里有四万多的积蓄,父亲带着母亲到处求医问药。一年多的时间里,诊所、医院都去过,用了小针刀、拔罐、针灸、放血、贴膏药等治疗,但病情一点也没有好转。虽然他们都让我安心学习,但面对父亲的叹息和母亲的沮丧,我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削减开支,尽量少找爸爸要钱,让我在nave的堂兄妹在家里比我大很多,时不时会给我一些经济上的支持。只是心里偶尔会后悔,王小波的21岁是黄金时代,有很多奢望,想吃,想爱,想变成天上一朵闪烁的云,而我刚刚进入“黄金时代”,不敢对未来有太多的想象。2015年,我终于大学毕业,在南宁找到了一份“土建预算员”的工作,月薪3000多元。虽然工资不高,还要还助学贷款,但至少可以养活自己。我工作很努力,期待升职加薪,让妈妈有钱治病,爸爸没那么大压力。我想,如果我长大快一点,我的生活总会变好的,对吧?然而,事态的发展逐渐失控。这一年我妈的病加重了,头晕,站不起来。当地三甲医院确诊为“帕金森病”,被称为“不死之癌”。在最初阶段,患者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到了后期,很有可能无法通过饮食耶戈来照顾自己。母亲在服用了森芙罗、美多芭等药物后,才恢复了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。但是我们都知道,这个病就像一个定时炸弹,谁也说不准会发展成什么样子。果然,2017年3月,母亲在家昏迷,医院诊断为“脑梗”。经过一周的治疗,她的病情基本稳定。然而,“帕金森病”导致的行动困难越来越严重。我爸带我妈去中医院做了一个月的康复治疗,我妈还是不能走路,只能勉强站起来。我以一种不服输的态度多方打听,想带母亲到我工作的省会城市寻求治疗。但是我们家算了算,母亲只有新农合,报销后还需要自己出很多,家里剩下的积蓄不多。我爸一直在照顾我妈,只是偶尔打打零工。工资虽然涨了,但是不多,攒的钱勉强还了助学贷款。如果继续去南宁治疗,需要更多的钱,相当于孤注一掷。看着我年迈的父亲照顾我虚弱的母亲让我越来越不愉快。我想至少看看有没有希望恢复妈妈的基本自理能力。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变得更糟。2017年6月,我带我妈去南宁面诊。医生调整了新的用药方案,我妈可以带着椅子慢慢活动了,活动时间从2小时逐渐增加到4小时。全家人都觉得一切都值得,然后我们多次去医院当面咨询,调整药物。药物的品种和剂量随着病情的发展逐渐增加,医疗费用也越来越贵。此时,母亲几年的病程已经耗尽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我家也成了村里因病致贫的典型。村里给我们评了贫困户,报销比例提高了,但后期每月还需要交2000多元医药费。好在工作以来,我一直兢兢业业,不敢请假,工资也翻了一倍,可以涵盖生活费,房租,母亲的医药费。母亲继续服药两年,维持稳定。到2019年,没有更适合妈妈的药物方案了。医生建议尝试DBS这种“电子药物”,但需要准备十几万的手术费。此时母亲已经64岁了,她希望通过这次手术完全恢复生活自理能力。她知道,是她的“帕金森病”把我们一家人拖进了痛苦的泥潭,而她自己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压力,花钱,剧痛,自卑。为了让妈妈手术顺利,我精打细算,想尽办法筹钱。我用水滴筹了4万左右,然后办了信用卡准备资金周转。2019年8月,母亲做了手术,手术后情况确实有所好转。手术前,妈妈身体僵硬,腿也不错,但大脑无法指挥腿走路。手术后,妈妈已经可以自己慢慢走路了,在家人的一点帮助下,基本可以自理。我们家很幸福。我们努力了这么久,第一次看到这么明显的变化。但上帝似乎在开玩笑。半年后,我妈摔倒了,不严重。但是,病久了的人心理脆弱,我妈有很大的恐惧感。她非常害怕再次走路和摔跤。焦虑和无序导致再次急剧下降。可以说,我们曾有过希望,转眼又失去了。我们家只能接受现实。与帕金森病抗争了这么久,我们还是没有逃脱最糟糕的结局:母亲已经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。她需要有人照顾她,但她的父亲却逐渐无力这样做。从父亲手里接过接力棒的母亲和父亲,其实是半路夫妻。母亲离异,被介绍给父亲,父亲因为家里穷,一直没结婚。在贫困农村,爱情是奢侈品,父母吃饱穿暖就结合。夫妻更像是抱团取暖。我很清楚,父亲对母亲的照顾,一是因为那份单纯善良的责任,二是为了不给我增加负担。母亲生病的前几年,父亲的日常基本是固定的:给母亲吃药,喂饭,洗澡,上厕所,下地干活,打零工.....因为妈妈的脚容易发麻,所以每天晚上睡觉前,爸爸都要烧两盆热水,烫好毛巾后,用脚给她敷缓解。因为我妈不能自己翻身,一个姿势睡两个小时全身都会疼。所以很长一段时间,父亲都没有睡个饱。他一晚上要起来三四次,帮妈妈伸伸腿,压压肩膀,完成转身。我只在周末和假期回家。我知道父亲很累,但他很少在我面前提起。从我毕业开始,家里就一直是爸爸照顾妈妈,我努力赚钱的分工。这是对我们家最好的解决方案。母亲摔跤后病情恶化,出现尿失禁。她一天要尿十几次,一不小心就尿裤子了。这就意味着,本来可以出去干点活的父亲,根本走不了。照顾母亲的强度在加大,但父亲已经70多岁了。终于在2021年8月,父亲撑不住了。他因为腰椎滑脱出了一身冷汗。他不能照顾自己,更不用说他的母亲了。我只能带两位老人去我工作的城市。我知道我已经完全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,成为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。我尽力了,但还是觉得力不从心。2021年9月,我给母亲联系了一家医养结合的中医院,请了一名护工照顾。我和父亲住在出租屋,为他的腰椎滑脱求医问药。因为父亲72岁,年纪很大,身体指标达不到手术要求,医院不建议冒险做手术。好在经过半个月的保守治疗,疼痛已经好转了50%。出院后,我每周带父亲做一次康复,维持他的身体状况。图/受访者提供这是我现阶段能做的最好的安排,但在情感需求方面,父母其实并不满足。疫情期间,我每两个月才去看我妈一次,因为医院有各种要求要做核酸等各种检查。我母亲很孤独。以前,父亲会陪着她聊一聊她在村里看到的,父母缺什么。现在护理人员可以照顾她的身体,却照顾不了她的情绪。妈妈本来是一个很温柔的人,后来变得更加悲观抑郁,会哭着对我说想回家。疫情发布后,我每周都去看她,但对于病情的发展,我无能为力。现在她不能说话,吞咽越来越困难,只能吃点米糊。无法沟通的孤独感,让母亲身上散发出一种颓废的孤立气氛。父亲习惯了村民的农村,习惯了种田和打工。他不适应城市生活。现在他不能携带超过6磅的东西。他每天就是买菜,在家刷视频,做饭。其实父亲一直是一个知足常乐,坚韧不拔的人,但他也明确表示不喜欢现在的生活,不得不选择接受。一边上班一边照顾父母,意味着更多的开销和挑战。为此我已经尽力了,但还是觉得力不从心。感情价值对我们一家三口来说是奢侈品。对我来说,未来的规划也是模模糊糊的。接受100%的爱,就要承担100%的责任。现在工资一个月一万多,每月固定支出9400元:母亲医疗护理费6500元/月,父亲康复治疗在800元,房租1500元/月,我和父亲伙食费600元/月。只要多花一点,没有信用卡就转不过来。这几年,我没有穿过一件200元以上的衣服。300块钱,一套护肤品可以用一年,几乎没有社交。偶尔去知心朋友家吃饭聊天是唯一的情感出口。我个人最大的支出有两项。一是对学习的投资。父母衰老的速度催我上进。接管父母前夕,刚考取“国家注册监理工程师”证书,收入增加了两千多。第二个是

作者:玩家时代官网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玩家时代官网 版权所有